您的位置:主页 > 社区 > 利元亨IPO:同宗企业虚开增值税发票 个人账户涉案周俊雄不知情?

利元亨IPO:同宗企业虚开增值税发票 个人账户涉案周俊雄不知情?

发布日期:2022-03-11 11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拨开历史,触目惊心。法人主体不同,但同一字号、同样的实控人,关联企业不干不净,这家公司的IPO投资者如何“下咽”?

  6月22日,广东利元亨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(利元亨,688499.SH)发布网上发行申购情况及中签率公告,公司即将登陆科创板。

 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财经频道注意到,作为利元亨历史关联方之一,利元亨精密在2013年6月至12月期间,曾存在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行为,实施该犯罪行为的是利元亨实控人周俊雄的堂弟周俊豪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2013年11月之前,周俊雄持有利元亨精密51%以上股权,是其控股股东,为利元亨精密的实际控制人,周俊豪使用的涉案银行账户名称为周俊雄。

  而利元亨却表示,在犯罪行为发生前,利元亨精密日常经营事务即由周俊豪具体负责,周俊雄在案发前对周俊豪实施的犯罪行为并不知情。

  利元亨精密为公司历史关联方之一,已于2016年12月注销。利元亨精密注销前,周俊豪为其实际控制人、法定代表人、总经理。利元亨控股股东利元亨投资的股东周俊雄系周俊豪的堂兄、股东周俊杰系周俊豪的弟弟。

  利元亨IPO发行前,周俊雄通过利元亨投资间接控制利元亨60.7611%股份,通过弘邦投资间接控制公司4.2211%股份,通过奕荣投资间接控制公司1.5219%股份,其配偶卢家红直接持有公司3.5748%股份,周俊雄和卢家红夫妇合计控制该公司发行前总股本的70.0789%,是利元亨的实际控制人。

  2013年6月至12月间,周俊豪于经营利元亨精密期间,在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,安排公司财务人员向余某控制的大冶市鑫东辉贸易有限公司、大冶市鑫大洲贸易有限公司、大冶市鑫宾贸易有限公司、大冶市鑫鹏晟贸易有限公司(以下合称“大冶等公司”)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116份,税额187.38万元,价税合计1289.64万元。

  周俊豪安排公司人员持上述116份虚假增值税专用发票等手续到国家税务机关认证抵扣,造成国家税款流失187.38万元。周俊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三年。

  2011年1月至2013年11月,周俊雄持有利元亨精密51%以上股权,是其控股股东,为利元亨精密的实际控制人。2013年11月,周俊豪成为利元亨精密第一大股东,持有利元亨精密51%股权。自2013年11月至2016年12月注销,周俊豪持有利元亨精密51%的股权,是利元亨精密的控股股东,为利元亨精密的实际控制人。

 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财经频道注意到,在利元亨精密单位犯罪案件中,周俊豪使用的涉案银行账户为3254,账户名称为周俊雄,开户行为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惠州江北支行。

  利元亨称,该账户开立后主要是利元亨精密日常经营使用,在利元亨精密单位犯罪案件中实际受周俊豪控制。

  2003年起,周俊雄自原单位离职,带领周俊豪、周俊杰等共同创业。2009年,周俊雄等人共同设立了利元亨精密。

  2013年6月至12月间,周俊豪、利元亨精密在上述犯罪行为期间,周俊雄还曾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,周俊雄对上述犯罪行为怎会毫不知情?

  2017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,利元亨自有人员工时分别为52.07万小时、77.46万小时、175.99万小时、174.52万小时。

  同期,该公司生产人员分别为350人、567人、913人、1928人。按照每周5个工作日计算,则每名员工工作天数约为240天/年,2017年至2019年,该公司生产员工每日工作时间约为6.2小时、5.7小时、8.03小时。

  利元亨招股书显示,2020年前三季度,公司有1928名生产人员。按照每周5个工作日计算,则每名员工2020年前三季度工作时间约为180天。以此计算,则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,每名工作人员工作时间约为905.19小时,每天工作时间仅约为5.03小时。

  2018年至2020年,利元亨第一大客户均为新能源科技。同期,该公司对新能源科技销售收入分别为4.53亿元、6.62亿元、10.05亿元,占比分别为67.39%、74.44%、70.28%,依赖性较大。

  新能源科技包括宁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、东莞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、东莞新能德科技有限公司、东莞新能安科技有限公司。

  利元亨称,如果未来新能源科技减少设备资产的投入,导致公司无法继续获得新能源科技的订单,且公司不能持续开拓新的客户,这将会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。

  针对上述疑问,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财经频道向利元亨发送了求证函,截至发稿,尚未收到回复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